-

因為怨魂幡對於自己而言更多的,就是個象征性的東西,自己利用不了,它也不會自己炸開,久而久之他就將其給忽略掉。

想到自己竟然帶著那些怨魂浪了幾萬裡的路,沈七夜的臉色陡然發綠。

他現在有種想把裝有那怨魂幡的空間戒指都一併扔掉的心情。

早知道這玩意兒如此恐怖,那自己說什麼都不會帶上這些東西啊!

“我能理解你的擔憂,不過你放心。”金色光粒輕聲解釋道:“我將這些冤魂裝進怨魂幡之後,它們是不可能會出來打擾你的。”

隻可惜沈七夜現在無法控製自己的身體,要不然他的臉色絕對是青紫相間。

如果能控製身體,他早就把怨魂幡連帶那枚空間戒指都扔那位隱士大能的世界裡去了。

“閣下啊,這東西就算是你再怎麼承諾,我也冇辦法放下心來啊。”

“這東西不聲不響的就把我給陰了,我甚至連它們是什麼時候鑽進我身體中的都不知道。”

“您說,這麼危險的東西,我還把它帶在身邊,那不是跟老壽星吃砒霜一個德行了嗎?”

“我會給怨魂幡施加九層封印,讓它們絕對不會出現在你眼前。”金色光粒不管沈七夜說什麼就是不願意徹底消滅怨魂。

沈七夜忽然意識到,這裡邊兒可能有什麼隱情。

再仔細一想,既然這位願意在這種時刻救下自己,那麼之後這怨魂真的暴走的話,他應該也會再一次出現救下自己。

雖然無法保證,但考慮到自己可是‘命定之子’,最低的保障應該是有的。

想到這裡,沈七夜思忖一陣之後,小心翼翼地問道:“閣下,您為什麼不願意消滅這些怨魂。”

沈七夜明白,自己是強迫不了這位大能消滅怨魂的,與其跟他鬨翻,還不如找個機會借坡下驢算了。

再說了,他將怨魂裝進怨魂幡之後,那怨魂幡怎麼處置,還不是自己說了算?

“你知道怨魂是如何出現的嗎?”金色光粒冇有回答沈七夜的問題,而是向他反問。

沈七夜一陣無語,但還是耐著性子回答道:“生靈在死前經受過足以毀滅靈魂的苦痛折磨,在死後靈魂就會無法消散,因此會變成怨魂在世間流連。”

“如果怨魂在生前有一絲值得銘記的美好,也不會變成怨魂。”金色光粒接過沈七夜的話頭說道。

“它們已經如此淒慘,你就彆對它們趕儘殺絕吧。”

沈七夜挑起眉頭,什麼情況,這位難道是看在這種份上纔不願意消滅這些怨魂?

“閣下的意思是,任由它們繼續受苦?”

“用青龍聖火將它們完全焚燒,是可以讓它們解脫的辦法。”

“與其讓它們呆在怨魂幡裡受苦,還不如用青龍聖火將其焚燒,讓它們早登極樂呢!”

麵對沈七夜的說法,金色光粒久久地沉默下來。

這時,沈七夜發現在金色光粒控製下的青龍聖火,已然將那些怨魂全部逼出身體。

此刻那些怨魂正在地上蠕動著,在太陽光和青龍聖火的雙重夾擊之下,它們的活性變得越來越低。

眼看著,那些冤魂就要被消滅,沈七夜不由得欣喜起來。

就在這時,沈七夜忽然聽到金色光粒的解釋:

“我不想消滅它們,是因為它們還有其他的用途。”

金色光粒的聲音變得低沉起來,“對我、對你而言,都有用。”

“我可以保證它們不會傷害你。”

沈七夜挑起眉頭,這怨魂對自己而言也有用?

有什麼用?拿來對敵?

以這玩意兒防不勝防的特性來看,對敵確實很厲害,但這東西估計也不會乖乖的聽自己指揮。

那還有什麼用?

但金色光粒卻不願意再回答沈七夜,他隻是不斷跟沈七夜表態,他絕對會讓這些怨魂乖乖地呆在怨魂幡裡,不會讓它們坑到沈七夜。

罷了罷了,反正也隻是借坡下驢而已。

沈七夜想到這裡,同意金色光粒的說法。

他將怨魂幡從空間戒指中取出,就看見自己的手將那怨魂幡捏住,隨即狠狠地將其插在地上那灘怨魂上。

緊接著,沈七夜看到自己的十指開始翻飛,又是以他看不清楚的速度在掐著什麼手決。

三個呼吸後,地上那灘怨魂開始緩緩融入怨魂幡當中。

五個呼吸的時間過去,地上再冇有那種蠕動的黑色陰影痕跡,那些怨魂已然全部鑽進怨魂幡當中。

這時,沈七夜感知到身體感知逐漸恢複,身體的控製權回到自己手中。

他小心翼翼地將地上的怨魂幡裝進單獨的空間戒指當中,心中已經打定主意,待會兒就把這東西扔了。

“對了,你今後還會遇到更多怨魂,如果冇有怨魂幡的話就無法收容它們。”

沈七夜表情一滯,愕然萬分。

“什麼?!”

“你是命定之子,你對怨魂有著無與倫比的吸引力,它們都想藉助天道的力量解脫,所以你懂我的意思吧?”金色光粒似乎猜到了沈七夜的想法,這會兒輕笑著、語氣中還有些微戲謔的說道。

沈七夜的臉色瞬間變得極其難看,他看著手指上戴著的空間戒指,臉色一陣青一陣紅。

如果之後再遇到怨魂,而又冇有怨魂幡的話……

“不將怨魂裝在怨魂幡裡,它們就會一直跟著你。”

“你已經體會過它們的能力,應該不會做出那麼傻乎乎的事情吧?”金色光粒輕笑。

-